ambiligheter

一个寂寞的灵魂 喜欢自言自语 男,动物饲养员,宠物爱好者,高潮研究协会。私拍qq1469220887。
防止和谐的汤不热:http://ambilighter.tumblr.com/
豆瓣
http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52101570/

似水流年 F

以下纯属私人时间,如果您感兴趣,请别问我这是谁,如果讨厌,也别往我头上扣帽子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这是我自己第一次碰到自己全干了,我都没力气夹你了,我最近累死了。”

在她讲这句话之前半分钟,我从她体内抽出来,因为干涸的泉水不会让双方有任何快感。
此刻她背对着我躺着 ,悠悠的吐出了这句话。





大约半小时前,我的房门被人礼貌的敲开了。
像一阵黑色的旋风,带着外面冬夜寒冷的气息 ,闯了进来 ,刚一进门,就拿起了塞到我房间的小卡片。
皱了皱眉,看着上面花里胡哨的裸女。

“又来和老娘抢生意了”
我当时心里的自动配音就这么浮现出来了。

长发黑衣,进门就把鞋子袜子脱掉 。
挂起了围巾,外衣,聊了几句,进了卫生间。

她叫F。Female
F翘臀细腰。眉眼也是细细的。
一扭一扭,走起路来,水上漂一样。臀部肉很结实,腰肢很软,可以对折起来。
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,试探的问了她,她哈哈大笑,老娘就是应召女郎的相。
说完语调一变,这位相公,是打那儿来啊。一笑狐媚生,再笑桃花开。

我的思绪还在天上飘的时候 ,F就风风火火的出了卫生间。
胸口系着浴巾,湿漉漉裹着一团水汽到我面前。
你干嘛?我问道。
快点,效率!!!她已经躲在被窝里面去了。

我真怀疑完事F是不是要赶场。

F工作一直繁忙,能有时间来看我已经很不错了 。

上次和我吃了一顿饭 就匆匆忙忙消失了。让我觉得她是女骗子

过了段时间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 ,说自己崩溃了。电话那头哭的稀里哗啦,梨花带雨。

现在F带着湿漉漉的下半身,躺在我怀里,像个应召女郎 一样,满是疲惫的身体 ,被客人玩弄的不能自已 。


每次看到她,我总觉得我见的不是一个人。而是她体内的某个人。

此刻,F正闭着眼,任由我在她身上抚摸,小猫一样很享受。
F叫声很销魂,碰触到敏感点以后整个身体会绷得紧紧地。
同时体温升高,呼吸急促。下面像开了水龙头一样。

如果打比方 滚床单是长跑,一般姑娘能跑一两千米 ,F基本就能跑5千米还不带喘气。可是F目前状态像跑完马拉松一样疲惫 。

软绵绵的湿漉漉的小嘴巴,似乎和之前生龙活虎的状态完全不一样,勉勉强强夹着,在告诉我,我没体力了

刚才泉水淙淙的喷泉现在彻底干涸了。
F是个认真负责的人,说不和你干就不和你干,说和你干就一定会来,而且绝对尽心尽力 。
如果她去当应招女郎,我肯定帮她打广告,拉皮条,写软文。五星好评。

可惜目前F被工作虐的七晕八素 。

我真的有些心疼,拔了出来,F裹着被子滚到了一边。

房间能听到双方的喘息,以及运动以后的心跳,然后开始逐渐的安静下来。
“我觉得我自己不好玩了。”
“这是我自己第一次碰到全干了,我都没力气夹你了,我最近累死了。”

停顿了下。

我们聊聊吧,F坐了起来,昏暗的房间里面浮现出一尊古罗马的雕像,纹理清晰。
和上次相比,胸部尺寸打了一个罩杯,捏在手里很舒服。
我问她吃什么了。她说被男人操多了。

我问她,你头发呢?她把胸前的的大长辫子甩到我身上。

我握着她的辫子,听她讲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那辫子随着F讲述情绪的起伏,在我掌心上下起伏。F如果是个男人,估计会很招人喜欢,同时御女无数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也谈了很多,看看时间很晚了,我拍拍她屁股,说,我来送你吧。

不用了,外面太冷,我自己走吧。

穿好衣服,F来到床边,看着外面。

外面是五光十色的车流霓虹。

我从后面抱住她。

软软的躯体下面,藏着很多我看不到的。

然后F围上了围巾,套上了鞋子,把自己包裹起来。

走到了门口,我帮她拉开门。

F 就像流水一样消失了。
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ambilighe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